氧化铁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广东一地欠债2亿需还400年乡镇债务成定时炸弹

发布时间:2020-10-17 01:54:43 阅读: 来源:氧化铁蓝厂家

广东一地欠债2亿需还400年 乡镇债务成定时炸弹

对于一个每年财政收入只有50万元的乡镇来说,要偿还两个多亿的欠款,即便不考虑利息因素,也需要400年的时间。这一案例出现在财政收支情况较好的中国经济第一大省广东,本报记者近日实地调查了云浮市都杨镇的债务现状。由于其超过2亿元的债务,而成为研究广东乡镇负债的一个难得的样本。  曾经对广东乡镇负债问题进行过专门调研的广东省社科院珠三角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成建三表示,根据其所调研获得的情况,广东乡镇一级的负债问题“非常严重”,在很多地区,一般乡镇负债几千万都是“很平常的事例”。  根据国家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所作的审计工作报告,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共10.7万亿元。独立研究机构FOST(福盛德)认为,审计署报告明显低估了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并认为这一低估主要表现为:一是四级地方政府仅统计了三级,而乡镇政府债务问题突出;二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的数目偏低;三是地方政府债务中的银行贷款数额可能被低估。  乡镇隐性债务已成为一枚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  FOST报告测算,如果计算上乡镇政府,四级地方政府的债务是13.5万亿元,比审计署的统计多出近3万亿元,也就是乡镇一级政府至少存在3万亿元的隐形债务。  蝴蝶在热带轻轻扇动一下翅膀,遥远的大洋彼岸就可能造成一场飓风。乡镇作为国家政治体制谱系的“神经末梢”,其经济安全,关系全局。  都杨:400年才还得清的债  吴战江上任乡镇领导以来最头疼的事情就是如何设法偿还镇里历年来欠下的债务。  今年37岁的吴战江尽管1998年从广东工业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乡镇工作,深知乡镇工作的艰难琐碎,然而自从担任云浮市云城区都杨镇分管经济的常务副镇长以后,每天必须面对从几大银行到60多个个体老板组成的庞大债主以及天文数字般的欠款时,即使有再好的心理准备,心情也难得轻松起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吴战江说,但是,对于一个每年财政收入只有50万元的乡镇来说,要偿还两个多亿的欠款,即便不考虑利息因素,也需要400年的时间,“更何况利息一刻也不会停止增长”。  吴战江说,欠款基本上都是以都杨镇在上世纪80年代成立的经济发展平台——都杨镇经济发展总公司的名义欠下,而现有的大部分债务主要也是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推进普及义务教育工作和基础设施建设造成。  据了解,总人口5.1万,面积249平方公里的都杨镇,2003年由都骑镇和杨柳镇两镇合并而成,与此同时也继承了上述两镇合并前欠下的所有债务——20910万元(其中本金11585万元,利息9325万元).  按照当地有关部门提供的数字,在20910万元的负债中,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一是公路类债务共2302万元,其中本金1784万元,利息518万元;二是建筑工程类债务共1168万元,其中本金668万元,利息500万元;三是学校类债务共527万元,其中本金505万元,利息22万元;四是公司贷款发展乡镇企业、农田水利建设等债务16913万元,其中本金8628万元,利息8285万元。  吴战江表示,造成债务主要原因有两方面:首先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贯彻国家“普九”政策,都杨镇确立了“再穷都不能穷教育”的思想,投入了大量的财力改造中小学校,导致支出超前规模过大。  其次是,都杨镇既是一个经济欠发达的边远乡镇,又是一个革命老区,行路难、水利建设滞后、乡镇企业效益差等问题一直都是经济发展的巨大困扰。为了解决上述问题,促进经济发展,都杨镇在乡镇建设、道路改造、发展乡镇企业和水利建设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  后来,由于取消了教育附加费的征收,致使教育欠债越来越大,再加上落实上级关于资源型企业“上大压小”的政策,都杨镇大多数乡镇企业因此关闭停产,在失去经济来源之后,历史欠债不断加大。  吴战江表示,无可否认,都杨镇政府自身财力严重不足,上述投入又远远超出了都杨镇财政所能承受的能力,使得上述绝大部分工程不得不由都杨镇经济发展总公司靠贷款和借款完成,由此形成大规模的负债。  “迄今为止所有的债务都是以前欠下的”,吴战江说,2003年以后就再没有欠下新债的情况。  吴战江表示,现在都杨镇一年的税收在2000多万,原则上除了正常的运作资金以外,剩余资金都会用来还债,一年下来大概有五六十万的样子。一般情况下,镇里逢年过节都会向所有债主还款,比如中秋节、春节等等节日,每个债主从几千块到几万元不等,如果有小孩需要上学或者家里有病人需要用钱的就优先考虑。“目前,都杨镇经济发展总公司对到期债务一时没能全面还清的,均与债权人协商、签订了分期还债协议。”吴战江说。  中国人民大学行政管理学院教授毛寿龙说,像广东云浮市都杨镇这样的财政实际上是一种“破产”财政。  吴战江称,对于“普九教育”、“公路硬底化”等原因形成的历史债务,将积极向上反映都杨镇的实际情况,争取上级有关政策的支持和分类扶持,以尽快渡过难关,希望积极争取债权人的谅解和支持,协议分期还债。  然而,也有一些债主表示,对于都杨镇政府的还款问题,实在是不好说。一位100多万债务被拖欠了十余年的债主陈先生表示,每年仅只逢年过节象征性地还一点,利息都不够,但也没办法。  原肇庆市端州西江土石方工程公司负责人苏政华对本报记者说,都杨镇政府对于还款都有协议,但并未完全执行。而且,剩余的355万,按照现在每个季度只还1万元的速度,不算利息,照这个速度,要近100年才能还完。  苏政华称,向政府追债难度很大。“每次只还5000或10000元,且须经都杨镇委书记签字方可。”  “广东相当一部分乡镇也不同程度存在负债。”都杨镇一位乡镇干部说,“这些历史欠账难以一下还清,某个债主催得急了,镇里就象征性拿出一点钱打发一下。”  据记者了解,在都杨镇的债主里,除银行等大债主外,还有包括苏政华在内的约60名个体老板。

12 下一页

alevel报考

ib数学辅导

alevel在线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