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析芬兰创新市场定律磁场效应助力创业

发布时间:2020-02-03 08:10:37 阅读: 来源:氧化铁蓝厂家

胡德波曾经是华为工程师,像很多同事一样,他也有欧洲工作的经历。 2012年,一个创业的想法开始萌芽,胡德波的第一选择,不是中国的北京或者上海,而是芬兰的赫尔辛基。

胡德波做的是一款高尔夫手机社区应用,四五个人的开发团队,有自己的办公室,部分产品的测试已经能够外包给印度甚至中国的公司完成。

“在芬兰,创业并不那么难。”胡德波和他的创业伙伴目前正在接受来自Tekes(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的孵化和资金支持,“和国内相比,这里的孵化更纯粹,获得的支持以及能接触到的资源也更丰富。”

芬兰,人口仅有500万,相当于北京朝阳区的人口总数,这样的一个北欧小国,却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胡德波们。

别担心失败

2012年,iso全球游戏排名中的前十款,有四款来自芬兰。不管是诺基亚手机,还是“愤怒的小鸟”游戏,Rovio、Supercell等等,都和胡德波的团队一样,是芬兰创业孵化链条中无数项目中的一个。

2008年,芬兰就业与经济部科技司司长Petri Peltonen在制定国家创新政策时,将每年占据国民总收入高达4%的研发预算拨发给各项“创新支持”项目。

Tekes是其中最核心的一环,这个隶属于芬兰就业与经济部旗下的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几乎参与了芬兰全国60%的商业创新项目,支持着芬兰的创新动力。

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的Tekes曾扶持过无数企业的研发创新。

从十年前的一年3亿欧元,到去年的5.5亿欧元,政府拨款用以支持超过2000个研发项目。其中,三分之一的资金将投入到大学、研究机构,其余的部分则将用来支持企业、团队创新项目。Tekes的相关报告显示,从2012年到2015年,芬兰启动了“游戏加油站”计划,计划4年内投入7500万欧元,用于游戏及其配套产业扶持项目。

“申请Tekes的资金门槛非常的低,”胡德波补充道,“有时,甚至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想法,就可以前往申请,前后只需要两到三周,大多数时候项目都会得到批准,根据项目情况和进展程度,只是资金多少的问题。”

尽管这些无偿资助项目每年有四成左右会被停止或宣告失败,但所有损失都将由Tekes埋单。“不用害怕失败是对创业者最大的吸引。”或许这也是胡德波选择在这里创业的原因。

除了政府支持,诺基亚的深远影响让芬兰的IT创业具有更多的资源优势。随着“后诺基亚”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工程师选择自建团队运营项目,同时以芬兰为核心的全球软硬件资源为创业者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创业的磁场效应

“通常来说,创业的形成可以被看成三个阶段,点、面、群。”上海交通大学金融系副主任费一文教授表示,过去芬兰的创业环境介于“面”和“群”的过渡当中,针对某一个特殊的行业或企业,形成独特的创业特征和氛围。例如,芬兰过去几年的创业中,能够清晰地看到“诺基亚背景”,创业项目大多集中在手机、移动互联网或掌上游戏,而项目团队更是不乏具有诺基亚工作经历的员工。

而在创业环境的不断完善和发展中,类似于美国的硅谷,芬兰也正逐步形成自己的“创业云氛围”。

“作为全球的创业核心,硅谷已经开始逐步形成自己的磁场,具有一种云的概念,把分布在全球的创意和想法聚集到那里,然后实现产业化。”在费一文看来,要形成这种磁场效应,首先需要有创业扶持的资金存在,这样的资金来自政府或机构都将是对创业者的实际支持。

其次,创业磁场更需要具有一定的实力和基础,除了资金之外,其他的辅助模式、外部环境、产业化能力更为重要。“创业者们把想法带到那里,是相信在这里孵化创意更容易被世界接受,更容易形成产业化。”费一文补充道。

去年10月,芬兰游戏新秀Supercell正式搬入曾经作为诺基亚研发中心的新办公大楼,这是继“愤怒的小鸟”之后,又一家芬兰游戏公司长期占据iso游戏排行榜前五的位置。

“凭借‘hay day’和‘Clash of Clans’两款游戏,公司每天的收入超过50万美元。”CEO兼创始人Ilkka Paananen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当然这并不是因为芬兰的冬天太长人们只能玩游戏打发时间,事实上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海外市场。

“在芬兰研发,在美国试水,在全球引爆”,这几乎已经成了芬兰创新市场的经典定律。芬兰赫尔辛基的达涅米科技园被称为芬兰的“硅谷”,在这里芬兰的许多高新产业正在逐步孵化,同时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加入。

美女养成游戏

欧美女诱惑

东京热美女诱惑

裸体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