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经济核算办法将再修加强新兴领域统计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20:41:23 阅读: 来源:氧化铁蓝厂家

新经济核算办法将再修 加强新兴领域统计

12月19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后的2013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修订结果:2013年国内生产总值为58.8019万亿元,比初步核算数增加1.9174万亿元,上修3.4%。

出乎一些研究人员的预期,这次修订主要是基于经济普查获得的数据。并没有使用已明确将推行新的经济核算统计体系。因此,“下一次”修订可能很快也会发生。一位省级地方统计局官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上述修订数据依然是按照目前的核算办法计算,并没有采用新的GDP核算办法。

这位官员认为,2014年的数据很有可能按照新方法进行核算。但新的核算办法何时公开,目前尚不明确,“新的办法大家都在等,可能会在明年实施,但如果2014年就启用,会导致十二五的数字不可比,因此也有说法认为在十三五的第一年开始实施。”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马晓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体量增大了,对于2014年的GDP增速会造成影响,底数越大,增长越困难。”

新核算体系或使总量扩大一成

中金公司曾预测,按照新的GDP核算体系,2013年修订后的GDP总量将提高8%-10%。其中统计方法调整可能提高GDP总量3-4个百分点,经济普查可能增加GDP规模5个百分点左右,主要因为普查将摸底查清服务业的规模。

荣鼎咨询(RhodiumGroup)和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新近完成的一项重估中国GDP的研究显示,中国2008年的GDP总量实际比官方数值高约13%-16%。

两家研究机构是在基本复刻了国家统计局的GDP核算方法,并依照中国采纳的最新GDP核算体系做出调整后得出上述结论的。

荣鼎咨询中国宏观经济分析师包蓓蓓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中国采纳新的核算体系,基于对官方核算方法修订的理解,2013年GDP的实际上修幅度应会低于两家研究机构估算的数值,可能会在5%-10%左右。

假设是按照新的核算方法,GDP数字需要上调10%。那么根据市场对2014年GDP增速的预测,2014年的GDP很有可能比现在的预期高6.3万亿人民币左右。

出乎一些研究人员的预期,国家统计局此次公布的2013年GDP修订数据并未采纳新的核算体系。

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曾于2013年底对媒体表示,中国将对现行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进行修订,统计局已制定了修订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初步计划和框架,最终文本将在2014年底或2015年初公布。新的核算体系将更符合国际惯例,并会增加中国GDP总量的数值。

上述地方统计局官员透露,新的GDP核算办法借鉴了美国经验,修改后的核算办法与美国有部分相似。

2013年8月,美国经济分析局公布了最新的核算方法:将研发投入和娱乐、文学、艺术产业的支出等原本纳入成本的部分,以及养老金赤字、住宅所有权转移成本等计入GDP。美国2012年的GDP总量因此增加了3.6%,即5598亿美元。

根据2013年11月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对外发布的消息,新的核算体系会以新的国际标准“国民账户体系2008”(简称2008年SNA)为框架,调整主要包含五方面:(1)将研发支出计入GDP;(2)按照经济所有权核算实际最终消费;(3)用市场租金法取代成本法计算城镇居民自有住房服务价值;(4)将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收入计入居民财产性收入;(5)将雇员股票期权计入劳动者报酬。

包蓓蓓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其中有两方面调整对GDP修订影响较大:一是以市场租金取代建筑成本重估自有住房服务的价值,二是将部门研发支出从中间投入转计入固定资产投资。

GDP核算方法的修订除了推高GDP总量、影响政策决策,也将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

中金在上述研报中指出,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和GDP数据修订将“让世人重新审视中国经济的健康程度,投资者或因此调整投资中国的决策”。

而荣鼎咨询在其报告中亦提到,那些依托于GDP总量制定的政策目标、预算项目、监测比例,都会受到相应的影响。比如,过去的军费、教育经费、维稳经费开支所占GDP的比例很有可能会下降。若未来想达到同样比例,则需加大预算开支。

市场租金法调整影响最大

根据荣鼎咨询的测算,市场租金法的重估对GDP的影响最为显著,将使2008年GDP增加近2万亿,上修约为6%。调整后的房地产业占经济体总量的9.5%左右,远远超过调整前的4.7%。作为参考,美国房地产业在2008年占GDP将近13%,这一水平在过去10年中基本保持稳定。

而将研发支出计入经济总量,将使得2008年GDP总量增加400亿至1万亿——最多可使GDP增幅达到3%左右。由于缺乏原始的核算数据,荣鼎咨询采用了上市企业数据和那些已经公布了研发支出核算方法国家的数据进行估算。

需要解释的是,两家研究机构选取2008年GDP数据进行重估,原因是2008年是最近的经济普查年度,总体来讲,相较于非普查年度,用于计算和推演的基础数据覆盖面广、更为可靠。

包蓓蓓告诉记者,在此前的GDP核算体系中,一些工业企业、国有单位和行政事业单位的研发支出已经计入了GDP。因为无法确认哪部分尚未计入,最终测算结果是一个区间。

一位长期研究统计的经济学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研发资金的纳入对美国GDP总量的增加贡献了2.5个百分点,“这是绝对水平的提高,并非一年的增长率”。

统计公报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达1.1906万亿元,比2012年增长15.6%,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09%。

上述省级地方统计局官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为了全面体现GDP,这部分可能会纳入计算,但这一部分修订并不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新兴领域数据质量仍待提高

荣鼎咨询和CSIS对2008年GDP的重估结果中,第一产业比官方数据下修4.8%,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分别上修8.3%和23.1%。

两家研究机构在重估过程中,亦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

研究者们发现,2006和2007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与第二产业GDP的比值很大——2006年时这一比例将近100%,2007年时则高达106%。

事实上,“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作为第二产业GDP的“子集”,不应超出后者。

两家研究机构在批发零售业、餐饮住宿业两个行业采用了国际比较法进行重估。批发零售业、餐饮住宿业是最为基础的两大服务业,相比交通、金融、房地产等国别差异较大的行业,这两个行业跨国相对可比。

研究者们根据其他国家投资率、二产占GDP比例,欧盟、美国在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中参照的一揽子国家等指标,筛选出韩国、马来西亚、土耳其、菲律宾等跟中国经济体特征较为接近的八个国家,并对这些国家的批发零售业、餐饮住宿业的实体经济和增加值指标进行回归计算,按照购买力平价推导出中国的数据。

研究结果显示,批发零售业行业、住宿餐饮业增加值比官方数据分别高约19%和6%左右。这也是外界普遍认为,中国经济新常态结构下,需要修正的新兴领域数据。

荣鼎咨询中国宏观经济分析师包蓓蓓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现在鼓励发展高附加值的服务业、无形资产的积累、新型而非重能耗重污染的工业、中小企业发展,这些着重改革的领域几乎对应了原本统计力量最为薄弱的部门。

“基础数据是制定有效政策的基础,无论是经济刺激措施、资源分配措施、还是风险监控,没有合格的基础数据,政策制定的底子是虚的。”包蓓蓓说。此前亦有学者认同,现存的统计扭曲实际上呈现的可能是一个比实际情况更负面的形象。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世界银行前中国业务局局长黄育川在《中国并未夸大经济数据》一文中提及,中国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2009年时曾承认,家庭消费数据存在缺陷。这些统计数据建立在一个过时的、已实施30年的样本调查基础之上,没有充分考虑现金交易,没有包括根本不涉及现金的社会服务供应,没有做出调整以反映业主自住房的市场价值。此外,由于营业税高企,企业通常不会开具发票,从而导致家庭消费数据低报。

事实上,即便在中国GDP核算体系升级后,如何提高基础数据——特别是服务业数据——的抓取质量仍然是一个待解的命题。

另外,包蓓蓓在研究中还估计,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国民经济核算司的全职统计师不到40人,而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ofEconomicAnalysis)承担相同职能的部门全职人数在2012年为144人,约为中国的4倍。相比之下,当年中国GDP为美国的一半多一点。中国在GDP统计方面的投入尚有较大差距。“基础数据的改善需要通过增加统计预算、人力投入加以解决。”包蓓蓓说。

吉林波轮

云南150软式透水管

辽宁盐包